大发快三计划在线

  • <tr id='A411Ht'><strong id='A411Ht'></strong><small id='A411Ht'></small><button id='A411Ht'></button><li id='A411Ht'><noscript id='A411Ht'><big id='A411Ht'></big><dt id='A411Ht'></dt></noscript></li></tr><ol id='A411Ht'><option id='A411Ht'><table id='A411Ht'><blockquote id='A411Ht'><tbody id='A411H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411Ht'></u><kbd id='A411Ht'><kbd id='A411Ht'></kbd></kbd>

    <code id='A411Ht'><strong id='A411Ht'></strong></code>

    <fieldset id='A411Ht'></fieldset>
          <span id='A411Ht'></span>

              <ins id='A411Ht'></ins>
              <acronym id='A411Ht'><em id='A411Ht'></em><td id='A411Ht'><div id='A411Ht'></div></td></acronym><address id='A411Ht'><big id='A411Ht'><big id='A411Ht'></big><legend id='A411Ht'></legend></big></address>

              <i id='A411Ht'><div id='A411Ht'><ins id='A411Ht'></ins></div></i>
              <i id='A411Ht'></i>
            1. <dl id='A411Ht'></dl>
              1. <blockquote id='A411Ht'><q id='A411Ht'><noscript id='A411Ht'></noscript><dt id='A411Ht'></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411Ht'><i id='A411Ht'></i>

                從系統論看城市生態平衡

                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政府網 /2015-09-23來源:解放日報
                【字體: 打印本頁

                 


                 

                思想者小傳


                        晁鋼令 1951年1月出生。現任上海財經大學現代市場營銷研究中心主任,上海財經大學國際工商管理學院教師,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市場營銷和商業經濟方面的教學和研究工作。兼任中國市場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商業經濟學會理事,上海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主要著作有 《中國市場營銷發展報告》(2005)、《服務產業與現代服務業研究》(2004)、《市場營銷學》(2008)、《營銷戰略策劃》(1996)。發表學術論文100多篇。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教育部人文社科規劃基金項目、財政部科研規劃基金項目、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基金項目、上海市政府決策咨詢項目等重要科研項目計10多項。

                 

                系統論與城市發展

                        在討論城市發展的問題時為什麽要講到系統論呢?就是因為我們的城市也是一個系統,城市系統如果出現結構上的不合理,就會產生資源的浪費、功能的弱化或缺失,以及管理上的紊亂,直接影響我們的生產和生活。

                        奧地利生物學家貝塔朗菲從研究生物機體理論出發,提出了“一般系統論”的思想,從20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受到人們的廣泛重視,成為一種重要的哲學思想。系統論的基本思想就是將事物(包括生物、物體、組織、社會等等)看成是由各個具有不同功能的子系統所構成的有機整體(即一個系統),各子系統又是由一系列的要素所構成。而每一個系統又處在一個特定的環境之中。物質、能量、信息在各子系統之間,在系統和環境之間不斷地發生著交流,以促使系統趨於平衡。系統與子系統功能的強弱,主要取決於兩個方面:一是要素素質的高低,二是各要素所形成的系統結構是否合理。也就是說,如果結構不合理,即使構成系統的要素素質都很高,其功能也不會很強。

                        今天我們在討論城市發展的問題時為什麽要講到系統論呢?就是因為我們的城市也是一個系統,而且是一個相當復雜的系統。它的內部也有各種各樣的子系統,發揮著各自的功能,並按一定的結構組合,形成了整個城市的功能。同樣道理,城市的功能及其各子系統的功能,不僅取決於其構成要素的強弱,還取決於其組成結構。城市系統如果出現結構上的不合理,就會產生資源的浪費、功能的弱化或缺失,以及管理上的紊亂,直接影響我們的生產和生活。人們通常會將城市系統結構的合理性稱之為城市的生態平衡。城市的生態平衡也主要取決於兩個方面:一是各子系統相互間是否能形成合適的比例;二是各子系統之間物質、能量和信息的交流與交換是否通暢。

                        不可否認,這些年來,國內很多城市的快速發展是有目共睹的。出現了大批高品質的居住區,興建了大量的樓宇商廈,高架高速路輻射內外,軌道交通四通八達,橋梁隧道越江而過,綠地規模越來越大。這種發展與變化令人嘆為觀止。然而,在城市快速發展的過程中仍然存在著不平衡和不協調的情況。比如,每天早晚大量人流、車流從城市的這頭湧到那頭;一些商務區的白領愁於無處用餐;一些邊遠小區的居民抱怨出行困難;一些地方過馬路要繞上一個大圈;密集的高樓鱗次櫛比,城市的天際線卻顯得亂七八糟。這些現象說明,我們城市的生態確實有所失衡,從而影響了城市功能的正常發揮,影響了城市居民的正常生活。所以我們想用系統思維的方法來分析一下,看看問題究竟出在哪裏,我們到底應當怎樣去做。

                城市系統結構分析

                        人是決定城市空間結構合理性的關鍵因素,所以在城市空間系統中,就會產生一個城市人口規模與土地資源的比例關系。當人口規模過大,超出了城市土地資源的承受能力,就必須進行城市土地的擴張,以保持與人口規模之間的平衡。

                        城市的系統結構主要是指城市的空間結構和城市的功能結構。我們先來看看城市的空間結構。有人開玩笑說:城市和農村最大的區別,就是在地皮上多蓋了一些房子。其實這話並沒有錯,城市和農村的一個重要區別就是土地利用和空間結構上的不同。如果從空間系統結構來看城市,實際上主要由三個子系統所構成,即:建築系統、道路系統和公共空間系統。建築系統中包括住房、廠房、商店、賓館、學校、醫院、辦公樓、圖書館及各種文化娛樂場所等要素;道路系統中包括馬路、公路、高架路、軌道交通、車站碼頭以及各種人行通道等要素;公共空間系統中則包括廣場、公園、公共綠地等要素。這三個子系統分別占用了城市的一部分土地面積,並發揮著各自的功能。

                        從生態平衡的角度看,這三個子系統所占用的城市土地空間應當是有一個合理的比例的,而決定這一比例的則是人。廠房、辦公樓的多少,決定了需要多少人在這個城市工作;而有多少人在這個城市工作,又決定了需要有多少住房;有多少人在這個城市工作與居住,又決定了需要有多少醫院、學校及文化娛樂場所。人不僅決定了建築系統的規模和結構,同時也決定了交通系統和公共空間系統的規模和結構。建築的規模和分布決定了人流動的規模和流向,從而也就決定了交通系統的規模和結構。建築系統與交通系統的比例合理,銜接得當,我們的出行就不會發生困難;反之我們就可能面臨出行難的問題。公共空間系統是改善人們生存環境的重要條件,它也是同人的規模與分布密切相關的,也必須保持相應的比例關系。如果公共空間過少、過小,生活在城市裏的人就會感到心理上的壓抑,人們的生活質量就會下降。

                        正因為人是決定城市空間結構合理性的關鍵因素,所以在城市空間系統中,就會產生一個城市人口規模與土地資源的比例關系。當城市的土地資源足夠豐富的情況下,城市空間系統只是一個內部結構平衡的問題,通過不斷調整,改善三個子系統的比例關系就行了。但如果人口規模過大,超出了城市土地資源的承受能力,就必須進行城市土地的擴張,以保持與人口規模之間的平衡。

                        再來談談城市的功能結構。從大的方面講,城市的功能主要可分為生產和生活兩大功能 (當然過去也有人認為城市還有軍事和政治方面的功能,這裏我們暫且不討論),從而相應地形成生產系統和生活系統兩大子系統。城市的生產系統的性質與結構往往決定了一個城市的經濟功能特征,如我們常講的汽車城、鋼鐵城、石油城等等,這些都是由城市生產系統的性質所決定的。而城市生活系統則是由一系列能滿足人們衣食住行的需要的行業系統所構成的,如商業、餐飲業、房地產業、公共交通業、文化業、娛樂業等等。在功能結構方面,城市的生態平衡首先取決於生產系統和生活系統的比例適當;其次還取決於生產系統和生活系統內的各行業子系統的比例是否適當,否則,就可能導致生活的不便或資源的浪費。所以可以看到,城市功能結構的問題也是以人為中心的。

                        當然從整個城市系統來講,還有一個同周邊環境的關系。城市的環境也會對城市系統的發展與變化帶來影響。如上海是中國的一個特大城市,其同其他城市和地區在發展中的落差就會吸引大量外來人員進入,這就使得上海城市的空間結構和功能結構不能僅以上海本地居民為基礎來調整,還應該考慮外來人員的規模與變動因素。同時上海作為中國主要的經濟城市,還承擔著服務全國的責任,上海城市功能系統的建設與發展也必須將這一點考慮在內。因為放到全國這一大系統中,上海也只是一個子系統,它必須根據全國這一大系統的發展目標來決定自身的功能特征。

                城市生態因何失衡

                        從系統動態性的角度講,城市發展不平衡是正常的。由不平衡到平衡,從無序到有序的發展模式,正是推動城市系統不斷更新發展的動力。然而如果在此過程中人們的行為有誤,則可能延長或擴大不平衡的狀態,使城市系統的發展耗費更長的時間,花費更多的成本。

                        同城市系統結構的類型相對應,城市生態系統的失衡也可分為城市空間結構上的失衡和城市功能結構上的失衡。

                        就很多大城市的空間結構來看,目前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就是城市中心區域過於集中,從而造成市中心區域過於擁擠、寸土寸金。這不僅制約了城市的快速發展,而且使市中心區域空間結構不平衡的矛盾日益突出。空間結構失衡的另一些問題則是出現在各子系統中的。例如道路交通問題,往往與城市快速發展過程中預計不足、規劃缺乏前瞻性等相關,以致出現一些道路設計過窄、道路銜接瓶頸較多、車流不暢等問題。還有一個現象值得註意,我們一些大城市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在城鄉結合部興建大規模的居民聚居區,將市中心區域的居民大批向這些聚居區遷移,結果造成人們的居住區域同工作區域遠遠分離,從而導致每天早晚上百萬人流“候鳥式”地來回奔波,給城市的交通系統帶來了很大的壓力。這實際上也是城市空間結構失衡的表現之一。

                        城市功能結構的失衡則主要表現在各行業子系統不協調的發展,導致過剩與短缺現象並存,不僅造成資源的浪費,也使一些真正的需求得不到滿足。以零售商業的發展為例,近二十年來一些大城市在各個區都建設了大量商廈和賣場,規模越來越大,檔次也越來越高。人均占有的零售商業的營業面積,甚至遠遠超過了一些發達國家主要城市的水平,從而導致零售商業的效益水平不斷下降。此外在各區的發展規劃中,功能定位雷同的現象也比較嚴重。功能結構失衡的現象不僅表現在整個城市系統之中,有時也表現在某一區域範圍之內。如一些新興的開發區往往只註重生產功能的開發,卻忽略了生活功能的配套,從而導致出現吃飯難、出行難、看病難、入學難等一系列問題。

                        為什麽在我們的城市發展中會出現這些生態系統不平衡的現象呢?當然從系統動態性的角度講,不平衡是正常的。城市系統中的部分子系統或部分要素率先發展,打破了原有的生態平衡,從而又帶動其他子系統或要素相應發展,在更高的層面上達到新的平衡。這種由不平衡到平衡,從無序到有序的發展模式,正是推動城市系統不斷更新發展的動力。然而如果在此過程中人們的行為有誤,則可能延長或擴大不平衡的狀態,使城市系統的發展耗費更長的時間,花費更多的成本。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一些大城市發展的歷程中看,導致城市生態不平衡的主要原因可能有以下一些:

                        首先,城市發展規劃的前瞻性不夠。如一些城市裏建設較早的高架路往往設計比較保守,因過於狹窄,不僅使高架本身流量受限,而且由於高架網絡貫通的原因,也影響了以後對接的其他高架道路的通暢;一些較早建設的軌交地鐵線都未考慮到主要換乘節點的車站空間預留,從而導致好多站點乘客換乘都要步行很長一段路,甚至要出站;當我們今天考慮將一些河道開發成具有旅遊觀光價值的“塞納河”時,卻因一些河段已將居民小區直接蓋到了河邊而感到遺憾,河上的橋梁大多也只考慮了交通功能,而基本未考慮觀光旅遊所需要的藝術元素。這些前瞻性不足的問題不僅以前存在,現在仍在不斷發生。

                        其次,城市發展規劃的系統性不強。我們的城市在發展建設過程中往往只關註單個項目和局部區域的功能目標,而忽略整體的協調。如有的地方發展規劃的反復變化就是一例。問題在於,在進行發展規劃時往往就事論事,而沒有將它放到整個區域環境中去看,如何實現其在這一區域系統中的特定功能;更沒有將它放到城市不可替代的特定歷史文化遺產上去看,如何真正利用好這一極其珍貴的無形資產。再如很多地方的軌道交通站點的商業開發也一直是老大難問題,主要原因也在於軌道交通站點商業的開發沒有同站點周邊商業系統融為一體,從而很難發揮其應有的效應。

                        第三,城市發展規劃缺乏頂層設計,權限相對分散。由於缺乏一個統籌的、持續的頂層設計的指導和制約,目前不少城市的土地規劃權又分散於各區,所以在各區的發展和建設規劃中,我們看到的不是城市系統的整體協調,而是基於局部利益的相互競爭。這不禁使我想起馬季先生的相聲 《五官爭功》了。當我們的耳、鼻、口、眼都不安於現狀,爭功爭利,互不協調的話,我們還能正常生活嗎?

                城市發展需要頂層設計

                        以系統思想為指導的城市土地資源利用的頂層設計應當是長遠的,並具有權威性的。我們的頂層設計不能只管三年五年,或者十年,而應當是管五十年,甚至一百年。

                        我想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談一談怎樣才叫“在系統思想指導下”的城市生態平衡。

                        首先是必須以城市發展的整體功能和戰略目標為指導,建立起對城市土地資源合理利用的頂層設計思想,並用相應的體制與法規的手段保證其落實。應當十分清醒地認識到,城市發展的生態平衡是以城市土地資源的合理利用為基礎的。也就是說城市空間結構的合理性是城市發展生態平衡的基本保證。而土地資源的合理利用又是建立在明確城市功能定位和中長期發展戰略目標的基礎之上的。因為只有當城市的發展戰略目標(即其整體功能目標)明確的情況下,我們才能對其應當建立怎樣的子系統,及各子系統應當具有的功能和相互的協調性做出設計。城市功能定位和發展戰略目標一旦明確,那麽土地資源利用規劃就是其子系統的空間布局問題了。子系統的空間布局決定了城市各區域的功能特征和發展目標,只有真正按照這種在系統思想指導下的城市空間布局規劃來進行各區域的規劃和建設,我們的城市才能保證其生態系統的平衡和整體功能的最優。所以,我們認為以系統思想為指導的城市土地資源利用的頂層設計應當是長遠的,並具有權威性的。我們的頂層設計不能只管三年五年,或者十年,而應當是管五十年,甚至一百年。頂層設計思想一旦確定,必須以體制和法規的方式予以保證,任何部門或人員都不得進行違反頂層設計思想的土地開發和建設,以確保城市發展的總體生態平衡。

                        其次是大城市的各區政府和各行政職能部門在制定自身的發展規劃時,必須十分明確本區域或本部門在整個城市生態系統中的地位和作用,必須按照系統整體最優的原則去進行本區域或本部門的規劃和建設。必須認識到,各區或各職能部門只是整個城市系統中的一個子系統,子系統的運行會對整個城市系統的功能協調以及其他子系統的運行帶來影響,不可任意為之。這裏的一個現實問題就是保證子系統合理運行的體制和機制問題了。具體而言,就是如何正確評價各區政府和各行政職能部門的運行業績。如果不問子系統在整個城市系統中的地位和作用,采取統一的評價和考核標準 (如區域增加值、稅收的增長等等),其結果必然會造成各區發展目標雷同,功能性質趨同,而同其在城市系統發展中應當發揮的功能相悖。所以我認為,大城市對各區及各職能部門在其功能地位明確的基礎上,要合理地確定其運行業績的評價和考核標準。這樣才能符合城市系統整體優化的原則,保證城市發展的生態平衡。

                        第三是用城市綜合體的思想指導城市各重點區域的開發。城市綜合體(HOPSCA)是一種區域性的城市綜合功能配套概念。是指在一個城市空間範圍內,集中了商務樓、賓館、酒店、公寓、會議中心、購物中心、娛樂中心和大面積停車場的綜合建築群。城市綜合體原本是一個房地產項目開發的概念,所涉及的空間範圍比較小。但是由於城市綜合體很好地體現了在一個空間範圍內的生態平衡,符合系統最優的原則,所以近年來也被認為是城市區域發展的一種重要指導思想。我們可以將一個城市的重點開發區域看成是一個城市綜合體,首先明確這一綜合體的基本功能定位,確定體現這一功能特色的主要項目載體,進行重點規劃和建設。同時圍繞主要項目建設和運行所需要的配套功能,再規劃和建設其他配套功能子系統,讓各子系統和主體功能子系統之間形成空間結構與功能結構上的合理比例,從而在整個開發區域的範圍內保持一種生態平衡。在整個城市的發展規劃中,我們可以設計若幹個能體現城市功能特征和推動城市功能提升的城市綜合體,將它們作為城市建設與發展的重點,就有可能在保持城市生態平衡的基礎上促進城市不斷發展。

                        最後是要在城市建設和發展的過程中強調“以人為本”的原則。一開始我們就講過,城市系統結構的合理比例首先取決於人(人口的規模、結構、運動流向及其工作和生活的需求),因為無論是城市的空間系統還是功能系統都是為這個城市中的人服務的,所以“以人為本”必須是一個最為基本的原則。然而這一原則在我們的城市規劃與建設中卻往往是被忽略的。因為如果在城市發展建設中充分考慮了人的因素,往往會造成成本的上升和效益的下降,甚至會使一些開發項目不得不改變設計甚至放棄,造成比較大的經濟損失。所以,在城市的建設發展過程中,要切實貫徹“以人為本”的原則,可能一方面需要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主動承擔起相應的社會責任,另一方面政府部門也應考慮給予適當的支持與補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