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彩票注册

  • <tr id='DdysR8'><strong id='DdysR8'></strong><small id='DdysR8'></small><button id='DdysR8'></button><li id='DdysR8'><noscript id='DdysR8'><big id='DdysR8'></big><dt id='DdysR8'></dt></noscript></li></tr><ol id='DdysR8'><option id='DdysR8'><table id='DdysR8'><blockquote id='DdysR8'><tbody id='DdysR8'></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dysR8'></u><kbd id='DdysR8'><kbd id='DdysR8'></kbd></kbd>

    <code id='DdysR8'><strong id='DdysR8'></strong></code>

    <fieldset id='DdysR8'></fieldset>
          <span id='DdysR8'></span>

              <ins id='DdysR8'></ins>
              <acronym id='DdysR8'><em id='DdysR8'></em><td id='DdysR8'><div id='DdysR8'></div></td></acronym><address id='DdysR8'><big id='DdysR8'><big id='DdysR8'></big><legend id='DdysR8'></legend></big></address>

              <i id='DdysR8'><div id='DdysR8'><ins id='DdysR8'></ins></div></i>
              <i id='DdysR8'></i>
            1. <dl id='DdysR8'></dl>
              1. <blockquote id='DdysR8'><q id='DdysR8'><noscript id='DdysR8'></noscript><dt id='DdysR8'></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dysR8'><i id='DdysR8'></i>

                報告會發言

                塞罕壩的綠色年輪——河北日報記者 趙書華

                中國大发快三 日期:2017-08-31  來源: 經濟日報

                塞罕壩的綠色年輪
                河北日報記者 趙書華



                  1962年2月21日,《河北日報》刊登了塞罕壩機械林場建場的消息。從那時起到現在,我們對塞罕壩的關註已經55年了。半個多世紀裏,新聞裏的塞罕壩,常寫常新,總有寫不完的故事。
                  門振成是我們報社的一位老記者。1977年他第一次上壩采訪,就趕上了罕見的雨凇災害,讓他親眼見證了塞罕壩人不屈的性格和不垮的精神。
                  那年10月28日,天氣越來越冷。結束了一天的采訪,晚上門振成和工人們一起睡在營林區職工宿舍的大通鋪上。半夜時分,大家突然被外面爆竹般的響聲驚醒,原來,雨落在樹上,凍成了厚厚的冰溜子,越壓越重,到了晚上,剛剛長成的小樹再也不堪重負,紛紛折斷,那場景就如同地震一般,地動山搖。
                  人們呼喊著沖出門跑到山上,用手托起被壓彎的樹枝,用木棍敲打樹枝上的冰淩。可是,一切都無濟於事,辛辛苦苦種了15年的林子,一夜之間,損失過半。面對著一片狼藉的松林,不少人失聲痛哭。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的人就都默默地上了山。大家流著淚扶起殘枝,拖走斷木。由於坡陡路滑,一位女職工在往山下拖斷木時被砸斷了腿,落下了終生殘疾。在采訪中,門振成記下了一位林場職工說的話:樹倒了,還能扶起來;林子毀了,還能種出來;只要人不倒,塞罕壩就不會倒!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塞罕壩人對樹有著常人難以體會的感情。樹,是他們的眼珠子、命根子。塞罕壩人給孩子起名字喜歡用林海、建林這樣帶林字的名字,許多孩子的小名都叫苗苗、森森。人們用這種方式來延續、傳承與樹的情緣,為的就是讓孩子們記住這片林海,記住他們永遠是塞罕壩人。
                  采訪中,我還被這樣一個細節打動。塞罕壩國家森林公園本來可以承受每年100萬人的接待量,可以靠賣門票輕松增加8000多萬元的收入,可塞罕壩人卻將每年的遊客量控制在50萬人以內,收入自然也隨著減少了一半。目前,這裏的旅遊開放面積也僅占林場總面積的萬分之四。
                  只要影響到樹,影響到綠,影響到造林,影響到防火,有錢也不掙!塞罕壩人把對樹、對自然的樸素感情,升華為一種保護生態的自覺。
                  在塞罕壩采訪,我和所有的記者一樣,被這片林海、被這裏的人們感動著,我們像塞罕壩人種樹一樣,全力以赴地采訪、寫稿,為的就是讓這個生態文明建設的生動範例,能夠感染、感召更多的人一起來珍愛綠色、守護家園。
                  從一棵樹到一片林海,塞罕壩每棵樹的年輪裏都記錄著生態文明的進程。我們用55年的報道,用三代人接力寫成的綠色傳奇告訴人們:建設生態文明,走向美麗中國,這就是信心,是路徑,是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