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大小单双口诀我玩

  • <tr id='qIWiOl'><strong id='qIWiOl'></strong><small id='qIWiOl'></small><button id='qIWiOl'></button><li id='qIWiOl'><noscript id='qIWiOl'><big id='qIWiOl'></big><dt id='qIWiOl'></dt></noscript></li></tr><ol id='qIWiOl'><option id='qIWiOl'><table id='qIWiOl'><blockquote id='qIWiOl'><tbody id='qIWiO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IWiOl'></u><kbd id='qIWiOl'><kbd id='qIWiOl'></kbd></kbd>

    <code id='qIWiOl'><strong id='qIWiOl'></strong></code>

    <fieldset id='qIWiOl'></fieldset>
          <span id='qIWiOl'></span>

              <ins id='qIWiOl'></ins>
              <acronym id='qIWiOl'><em id='qIWiOl'></em><td id='qIWiOl'><div id='qIWiOl'></div></td></acronym><address id='qIWiOl'><big id='qIWiOl'><big id='qIWiOl'></big><legend id='qIWiOl'></legend></big></address>

              <i id='qIWiOl'><div id='qIWiOl'><ins id='qIWiOl'></ins></div></i>
              <i id='qIWiOl'></i>
            1. <dl id='qIWiOl'></dl>
              1. <blockquote id='qIWiOl'><q id='qIWiOl'><noscript id='qIWiOl'></noscript><dt id='qIWiO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IWiOl'><i id='qIWiOl'></i>

                圖片報道

                塞罕壩:美在風景,美在精神

                中國大发快三 日期:2017-08-18  來源: 光明日報



                塞罕壩林場的晨曦。資料圖片

                 
                長腿泡子營林區職工進行割灌作業,讓林間幼苗獲得充足的陽光與養分。記者 馬列攝/光明圖片
                 

                森林防火站的消防員在林地巡查。記者 周夢爽攝/光明圖片
                 

                林場森防站技術人員為樹木打藥,防治有害生物。國誌鋒攝/光明圖片
                 

                職工為千層板林場苗圃的樹木幼苗除草。記者 馬列攝/光明圖片
                 

                遊客在七星湖假鼠婦草濕地公園拍照留念。記者 馬列攝/光明圖片
                 
                  來到河北北部的塞罕壩,看到一望無際的林海,綠色前呼後擁般撲向眼簾,讓人不由得心曠神怡。塞罕壩的美,不是小家碧玉般的清秀,而是自有一種闊大的氣象。杜甫有詩雲“青松寒不落,碧海闊愈澄”,或許正適合描述這裏。
                  在塞罕壩,不難看到這樣一條簡介:“水的源頭,雲的故鄉,花的世界,林的海洋,珍禽異獸的天堂。”今天的塞罕壩,遊人如織。林海濕地、百草千花,莫不可供流連賞玩。然而翻出近60年前的照片,卻是一副“大漠風塵日色昏”的樣子,草木稀疏,沙漠廣布,一派蕭條景象。
                  塞罕壩經歷了怎樣的滄桑巨變?或許來此一遊的旅客,未必能了解這前因後果。唯有了解了塞罕壩的歷史,我們才能對塞罕壩的美有一種更為立體的認識,才能重新感知塞罕壩美景的厚重。塞罕壩不僅是大自然的恩賜,更是人類對自然規律的深刻體認,是通往“天人合一”境界上不懈奮鬥的一首史詩。
                  塞罕壩系蒙漢合璧語,意為“美麗的高嶺”。歷史上,這裏曾是一處水草豐沛、森林茂密、禽獸聚集的天然名苑。遼、金時期,這裏被稱為“千裏松林”,清朝時,這裏是木蘭圍場的重要組成部分。清末,國勢衰微,內憂外患,為了彌補國庫空虛,“木蘭圍場”開圍放墾,樹木被砍伐殆盡,加之山火不斷,到20世紀50年代,原始森林已蕩然無存。這個昔日“美麗的高嶺”變成了林木稀疏、人跡罕至的茫茫荒原。
                  直到1962年2月14日,林業部下達《關於河北省承德專區圍場縣建立林業部直屬機械林場的通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林業部承德塞罕壩機械林場正式組建。自此,塞罕壩開始了持續至今的生態修復工程。在這裏,嚴寒、大風、閉塞、物資短缺,不斷地考驗著塞罕壩人,一代又一代塞罕壩人的青春在此定格。在極端環境裏,塞罕壩創造了生態奇跡,截至2016年12月,林地面積由建場前的24萬畝增加到112萬畝,增長了近5倍;林木總蓄積由建場前的33萬立方米增加到1012萬立方米,增長了30多倍,累計為國家提供中小徑級木材192萬方,據中國林科院核算評估,林場森林資產總價值約202億元。
                  對生態的呵護與珍視,才是對大自然最高的禮贊;飽含著精神光澤的美景,才更動人心弦。
                  在塞罕壩遇到林場職工時,他們對我說:“這裏有多少樹木,也就有多少故事。”這裏的一草一木,都由塞罕壩人親手種下,都凝結著汗水與青春,我們已難以想象在當年的極端條件下,他們是如何打贏這浩大的生態攻堅戰的。這裏的塞罕壩人,他們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正像林區的松柏一樣紮根於此。草木關情,晉朝將軍桓溫曾看到自己年輕時種下的柳樹,慨然曰:“樹猶如此,人何以堪!”當我們今天看到塞罕壩的參天大樹,萬頃林海,當年那一幕幕戰天鬥地的景象又怎能不浮現眼前。它們與今天的千山一碧交織匯聚,構成了塞罕壩風景的豐富意蘊。
                  塞罕壩留給我們的不只是美景,更是綿延不絕的精神遺澤。塞罕壩是人類對自然前倨而後恭的生動寫照,從無節制地消耗自然而承受慘痛代價,再到矢誌不渝地修復自然從而收獲巨大效益,這是塞罕壩的故事,更是對我們今天建設美麗中國的啟迪。我們決不能走無節制向自然索取的老路,而要保護生態、敬畏自然,由此,才能到達人類詩意棲居的未來。
                  所以,每一個看到塞罕壩美景的人都應明白,這裏的美,既屬於天工造物的神奇力量,也體現了人類對生態文明認知的新高度,更是幾代人如精衛填海般矢誌奮鬥的精神寫照。(記者 王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