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玩大发快怎么老是输

  • <tr id='CtiDm3'><strong id='CtiDm3'></strong><small id='CtiDm3'></small><button id='CtiDm3'></button><li id='CtiDm3'><noscript id='CtiDm3'><big id='CtiDm3'></big><dt id='CtiDm3'></dt></noscript></li></tr><ol id='CtiDm3'><option id='CtiDm3'><table id='CtiDm3'><blockquote id='CtiDm3'><tbody id='CtiDm3'></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tiDm3'></u><kbd id='CtiDm3'><kbd id='CtiDm3'></kbd></kbd>

    <code id='CtiDm3'><strong id='CtiDm3'></strong></code>

    <fieldset id='CtiDm3'></fieldset>
          <span id='CtiDm3'></span>

              <ins id='CtiDm3'></ins>
              <acronym id='CtiDm3'><em id='CtiDm3'></em><td id='CtiDm3'><div id='CtiDm3'></div></td></acronym><address id='CtiDm3'><big id='CtiDm3'><big id='CtiDm3'></big><legend id='CtiDm3'></legend></big></address>

              <i id='CtiDm3'><div id='CtiDm3'><ins id='CtiDm3'></ins></div></i>
              <i id='CtiDm3'></i>
            1. <dl id='CtiDm3'></dl>
              1. <blockquote id='CtiDm3'><q id='CtiDm3'><noscript id='CtiDm3'></noscript><dt id='CtiDm3'></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tiDm3'><i id='CtiDm3'></i>

                “新林業之父”富蘭克林

                日期 : 2018-03-08 12:03:21 作者 :

                  保護生態系統並不僅僅是一種道德理念,用人工林替代天然林將會喪失大量更重要的生態系統服務價值,對於人和自然都得不償失。
                                                                        ——傑瑞·富蘭克林
                  
                 

                   
                  人物檔案
                  傑瑞·富蘭克林
                  (1936-)
                  華盛頓大學森林生態學教授,世界著名的森林生態學家,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院士。富蘭克林促使世界開始天然林保護進程,林業進入生態系統管理時代。由於科學而巧妙地回答了保護天然林及其生態系統的目的和意義,富蘭克林也被稱為“新林業之父”,被公認為森林生態和保護領域的一位傑出的遠見者,獲得美國生態學會頒發的傑出生態學家獎,被授予平肖獎章。

                  優秀的科學家和溝通者
                  1936年,傑瑞·富蘭克林出生在俄勒岡州的瓦爾德波特。年輕的時候在平肖國家森林的家庭露營旅行激發了他對原始森林的迷戀。1956年之後,富蘭克林就開始在位於俄勒岡的安德魯斯實驗森林為太平洋西北森林研究站工作。最初,他要花費整個夏天的時間鋪設小路和伐木通道。在20世紀60年代,當采伐到安德魯斯森林的時候,富蘭克林等人獲得政府的資金支持,建立了安德魯斯森林生態研究站。作為一個森林生態學家,富蘭克林在研究基地觀察研究那裏的原始森林,在美國也被稱為老森林(或老林子)的森林生態狀況。
                  富蘭克林說:“在我8歲的時候,我們開始在華盛頓州喀斯喀特山脈的森林露營地度過家庭暑假,我對生態學產生了興趣,但我不知道它叫什麽。就在那個時候,我決定,以後要成為一名林業工作者,後來便沒有離開過森林。”1966年,富蘭克林在華盛頓州立大學獲得植物學博士學位。從1959年到1991年,他就在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森林資源學院教授生態系統分析學,1975年成為美國林務局的首席植物生態學家。
                  富蘭克林說:“時刻保持著對自然的熱愛和好奇心,讓我對森林的興趣延伸到森林之外(生態和社會),興趣和機會又把我帶到了科學的道路上。”
                  富蘭克林不僅是一位優秀的科學家,還是一位優秀的社會交流溝通者。他的同事也稱其為“最好的推銷員”。但富蘭克林這樣解釋他的工作:“我真的感到很沮喪,沒有什麽人知道原始森林,所以,我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去了解它,且還要讓更多的人了解它。”
                  他認為:“確定聆聽者真正關心的信息是什麽,並通過自己的努力,保證向外傳達的信息簡單清晰而有趣是十分關鍵的,很少有人會對你關心的科學細節感興趣,傳遞聚焦信息才至關重要。”
                  富蘭克林為科學界樹立了一個專心科學研究、努力進行社會溝通、用科學為社會解決實際問題、在大自然和社會中完成研究成果的科學家典範。
                 


                森林生態學教授富蘭克林

                 
                  引發變革的貓頭鷹
                  美國西北部的華盛頓、俄勒岡和加利福尼亞北部地區是美國重要的林區,分布著大量國有林地、私人林地以及木材生產商。自從西部大開發以來,在這片林區裏,自然保護與木材生產的鬥爭就從來沒有停止過。國有林與私有林在保護與開發問題上激烈交鋒了100多年。
                  在20世紀70年代,美國社會開始就斑點貓頭鷹的保護問題展開了激烈的討論。當媒體找到美國內政部的管理部門,要求保護斑點貓頭鷹的時候卻被告知,這種動物沒有被列入紅色名錄,需要研究和找到足夠的證據來說明斑點貓頭鷹屬於瀕危物種,不然保護就缺乏法律依據。
                  在隨後的20年裏,社會的環保主義者和木材生產商發生了激烈的爭論,這在當時被稱為“木材戰爭”。木材生產商的支持者們認為,不能因為保護普通的貓頭鷹就讓當地的林業企業倒閉、職工生活水平降低。這會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應該以人為本。而且,林區的人們也普遍認為,貓頭鷹不就是一種鳥嗎?森林裏有的是,采伐木材也不傷害那些鳥。兩方的爭論就像當時貼在汽車上的標語:“救活一個伐木工,吃掉一只貓頭鷹”,似乎問題就是“要貓頭鷹還是伐木工”那樣簡單。
                  斑點貓頭鷹主要生活在華盛頓、俄勒岡、加利福尼亞北部的傑克松和道格拉斯松天然森林中。很多媒體人和環境保護人士由於沒機會進入林區對森林的野生動物進行觀察,所以拿不出科學證據來解釋為什麽要保護這種普通的小鳥。而研究所和大學裏的很多科學家都在忙著,潛心於用數學模型和漂亮的方式來寫論文,不太關心森林裏發生的事情,更不關心林區的經濟問題。一些生物科學工作者甚至認為,只要將野生動物的DNA保留在液氮中,在未來隨時提取DNA,就能復制那些動物,達到永久保護的目的了。
                  與此同時,聯邦政府和林務局正在尋找科學依據,來保護美國西北太平洋沿岸的天然林資源。社會迫切需要專家學者用科學的證據和能接受的方式,來說服木材生產企業不再繼續大範圍的皆伐多年生長的天然林,以此保護貓頭鷹。
                 


                在林區做研究的富蘭克林

                 
                  劃時代的研究報告
                  在20世紀60年代,許多科學家認為地處美國西北太平洋沿岸的寒冷、黑暗、潮濕的天然森林是生物貧瘠的區域。作為美國林務局聘任的專家,富蘭克林和同事們經過多年的研究,於1969年在俄勒岡茂密的森林中發現了一個多種生物組成的、豐富而復雜的生態系統。
                  在安德魯斯森林實驗站,富蘭克林和同事們進行了數十年的研究。他們發現,斑點貓頭鷹要在12米-60米高的樹上築巢,繁衍後代。這種鳥一般產2-4枚蛋,晝伏夜出,以小型哺乳動物和其它鳥類為食,屬於當地生態系統的捕食者,處於食物鏈頂端。
                  而在大面積皆伐的次生林和重新種植的人工林中,生物多樣性狀況極不樂觀。富蘭克林等人的研究指出,那些為了生產木材,重新種出來的人工林的森林健康狀況遠不如多年生長的天然原始老森林。富蘭克林的報告這樣寫道:“在人工林中,樹種單一,食物較少,不利於斑點貓頭鷹和其他動物繁衍生息。” 這一科學研究支持了一個後來被科學界廣泛接受的結論——伐木業正在瓦解孕育了生物多樣性的生態系統基礎。斑點貓頭鷹種群的變化實際上體現的是生態系統的質量變化,這才是保護這種貓頭鷹的價值所在。
                  1990年,在社會的強烈呼籲和要求之下,斑點貓頭鷹終於出現在華盛頓、俄勒岡和加利福尼亞州的瀕危物種名錄上,原因並不是它瀕臨滅絕,而是因為其生存的生態系統面臨威脅。
                 


                在山林中給學生上課的富蘭克林

                 
                  林業新思維
                  富蘭克林承認,他最初也有傳統林業工作者的“木材”觀念:林木就是可再生的植物,是在生命意義上可以被忽視的東西。對於人類來說,其價值就是木材,不利用就是浪費資源。在很多世界著名的詞典中,林業與農業一樣,是一個利用土地為人類生產產品的行業。在很多私人林地上,人們甚至雇傭工人撒下除草劑來防止其他植物與計劃栽種的樹苗爭奪營養。
                  但從生態學意義上來看,天然林是森林生態系統的基礎框架。富蘭克林認為,保護生態系統並不僅僅是一種道德理念,用人工林替代天然林將會喪失大量更重要的生態系統服務價值,對於人和自然都得不償失。這是他為人類社會進行生態系統保護找到的答案。
                  森林健康狀況下降,也會危害到以森林為基礎的木材行業。木材行業必須要考慮森林健康。這是環境保護思想的進步。這樣的說法觸及木材生產商利益的敏感點,既表現了他高超的社會溝通能力,又體現了他森林經營理念的進步。富蘭克林還提出,我們不能因為某種動物已經瀕臨滅絕,再采取保護措施,而應該及時保護其生存環境,以逆轉生物多樣性損失的趨勢。這樣的認識,這樣的積極保護態度顛覆了很多動物保護者著眼某一特定物種保護的傳統認識,這也體現了他系統性保護的思想。
                  富蘭克林將這種探尋國有林管理新方向的工作稱之為“新林業”或“林業新思維”,並提出對生態系統進行管理才是國有林管理的根本目的。1992年,美國林務局接受了富蘭克林的新思維,將其提出的新思維稱為森林生態系統管理概念,並把這個概念介紹給全部的國有林。富蘭克林因為“林業新思維”當選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院士。2016年,他獲得了美國生態學會頒發的傑出生態學家獎,被授予平肖獎。
                  生態系統管理時代
                  1991年,在美國國會的邀請下,富蘭克林和其他三名科學家在俄勒岡州的波特蘭為保護華盛頓和俄勒岡州以及北加州的國有林提交一份報告。他們的報告引起了比爾·克林頓總統的高度重視。1993年,克林頓總統與副總統戈爾和5位內閣成員來到波特蘭,召開了有關天然林保護和林區發展問題的聽證會。在會上,聯邦以及州、地各級領導與科學家、當地木材企業和民眾代表充分交流了意見,就相關問題展開激烈的爭論。會議的實況向全球直播,引起了國際社會對於生物多樣性和森林問題的廣泛重視,其中的主要話題涉及重點木材生產區開展生態系統保護所面臨的林業生產、職工就業等實際問題。這些問題也是世界性的問題,即如何妥善解決天然林相關的經濟與社會問題。
                  克林頓總統在聽證會總結的時候指出:“ 西北林區的森林管理問題的關鍵不是我們如何讓樹木再長出來,已經有大量的林場在種樹,專業人員也非常擅長於種植林木。關鍵的問題在於,由於大量采伐原始森林,老林子的面積大大減少,產生了嚴重的生態問題,這是應該引起我們特別重視的。老林子越來越成為稀缺資源,毀掉後生態系統就難以恢復了,這是最大的損失。”
                  最後,與會代表達成共識,不能再為破壞有限的天然林資源找任何借口,保護珍貴和逐漸消失的老林子刻不容緩!對於社會和經濟方面存在的問題,一定能找到解決的辦法,這是大家共同的責任。1997年美國國會通過了《自然資源議程》。這個議程將天然森林資源保護作為國有林管理的主要工作內容,明確國有林肩負生態系統管理責任。美國國有林全面進入森林生態系統管理時代。1999年10月,克林頓總統要求相應的工作迅速在全國的天然林鋪開,而私有林也開始了相應的工作,為保護天然林積極行動起來。
                  生態系統管理時代的林業已經變成了一個要考察空氣、水、能源、高山、河流、社會與人等各個領域,包含了自然科學、人文社會科學各個學科知識和技術的新行業。很多問題不能用傳統的經濟和技術等概念、尺度和方程式來描述。富蘭克林這樣寫道:“將這些傳統規則轉變為以森林生態系統為主的基本原理進行科學的管理並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仍然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主講專家簡介
                  朱永傑:
                  北京林業大學管理學教授,博士生導師;1986年留學美國,學習商業管理,有很強的英語交流能力;完成《中國濕地保護行動計劃》《大小興安嶺林區管理體制改革》等課題的研究;參與了全球環境基金、世界銀行等涉外項目管理專家咨詢工作;參與了天然林保護、京津風沙源治理、退耕還林等林業重點工程和國有林區改革及國有林場、自然保護區管理等咨詢工作和課題研究工作;著有《世界林業簡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