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 <tr id='PhswxU'><strong id='PhswxU'></strong><small id='PhswxU'></small><button id='PhswxU'></button><li id='PhswxU'><noscript id='PhswxU'><big id='PhswxU'></big><dt id='PhswxU'></dt></noscript></li></tr><ol id='PhswxU'><option id='PhswxU'><table id='PhswxU'><blockquote id='PhswxU'><tbody id='Phswx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hswxU'></u><kbd id='PhswxU'><kbd id='PhswxU'></kbd></kbd>

    <code id='PhswxU'><strong id='PhswxU'></strong></code>

    <fieldset id='PhswxU'></fieldset>
          <span id='PhswxU'></span>

              <ins id='PhswxU'></ins>
              <acronym id='PhswxU'><em id='PhswxU'></em><td id='PhswxU'><div id='PhswxU'></div></td></acronym><address id='PhswxU'><big id='PhswxU'><big id='PhswxU'></big><legend id='PhswxU'></legend></big></address>

              <i id='PhswxU'><div id='PhswxU'><ins id='PhswxU'></ins></div></i>
              <i id='PhswxU'></i>
            1. <dl id='PhswxU'></dl>
              1. <blockquote id='PhswxU'><q id='PhswxU'><noscript id='PhswxU'></noscript><dt id='Phswx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hswxU'><i id='PhswxU'></i>

                永遠盛開的紫荊花

                日期 : 2020-01-06        單位 : 中國綠色時報

                  推薦詞
                  紅花羊蹄甲,因1880年采自中國香港而名,世人稱之為“紫荊花”,因其美麗壯觀,廣泛栽培於熱帶地區作為觀賞樹木而家喻戶曉,香港市花、區旗、區徽是它,是它,還是它。
                  樹木檔案
                  國人心目中,“紫荊花”常定指或不定指紅花羊蹄甲、洋紫荊、臺灣洋紫荊3種,標準品種應該是紅花羊蹄甲。現代科學證實,紅花羊蹄甲為豆科羊蹄甲屬羊蹄甲與洋紫荊的雜交種。種加詞名取自當時的港督Henry Arthur Blake姓氏的拉丁化,曾譯為“洋紫荊”,《中國植物誌(英文及修訂版)》正式訂正之為“紅花羊蹄甲”。花期全年,3-4月最盛,常不結果。花大美麗,姹紫嫣紅,滿樹繁英,是大灣區主要的景觀栽培樹種,各地也廣泛栽植。羊蹄甲屬植物葉形奇特,葉片二裂,形如偶蹄,具有明顯的可識別性,坊間籠統地稱呼其為“羊蹄甲”。

                 

                香港金紫荊廣場上的金紫荊銅雕

                 

                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

                  

                  五羊蹬仙
                  據傳,古有仙人,披五彩衣,乘五色羊降臨人間,神羊越過,便有了“羊城”,羊城連樹木葉型也靈光呈現了羊蹄形。後來“植物學之父”林奈以波安(Bauhin)兄弟的姓氏拉丁化命名了該屬植物。從此,羊蹄甲屬的兩裂片葉永遠深情地懷念著畢生鐘愛植物與大自然的16世紀瑞士這兄弟倆。
                  走在華南農業大學的校園裏,擡眼便可見燦若煙雲的紫荊花。曾記得當初樹木學老師特別強調,紅花羊蹄甲、洋紫荊、臺灣洋紫荊是3種不同的羊蹄甲屬植物,百姓統統稱其為“紫荊花”;而紫荊花的標準品種是“紅花羊蹄甲”,其枝條擴展,略為彎垂,枝葉婆娑,葉大而奇,冠闊蔭濃,花絢略香,燦爛奪目,適宜作為行道樹、庭蔭樹,營造片景林。在華南,在大灣區,不管是黎民百姓,還是達官貴人,都對其飽擁濃郁的親情鄉韻。
                  值得特別註意的是,“紫荊花”與清華大學的校花“紫荊”不同,它們是不同的物種。紫荊為豆科紫荊屬植物,國內普遍叫它“紫荊、黃山紫荊、廣西紫荊、湖北紫荊、垂絲紫荊”,是吳大經《玉樓春》“田家兄弟知何處,留得紫荊花一樹。”的歌詠對象;是田姓家人嚴守祖訓,傳考後世的吉祥物,田氏宗祠多名為“紫荊堂”,屋宇門匾上書“紫荊世第”“紫荊花發”“紫荊永茂”。

                 

                紫荊花,花大美麗,姹紫嫣紅,花期悠長,深受人們喜愛

                 

                  桂角山雄
                  1898年6月9日,喪權辱國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在北京簽訂,英國政府強行租借九龍半島大片土地及附近200多個島嶼(後稱新界),租期99年。兩個月後,英方不顧中國民眾的強烈反對和抵制,在大炮的轟鳴聲中,強行提前舉行占據儀式,數千名愛國群眾揭竿而起,武裝保衛自己的家園,攻克英軍軍營,重創英軍,遭到殘酷的鎮壓,新界10萬人口喪失了土地。劫變過後,村民們在桂角山上建造了一座大型墳墓,合葬那些衛家保國、壯烈犧牲的英雄。
                  後來,桂角山上長出一棵從前沒見過的,並開著紫紅色花朵的樹。幾年後,那種花開遍了新界山坡,色彩繽紛,尤其是清明前後,花期正盛,像是對烈士的緬懷,民眾將其敬重為紫荊花。1965年,紫荊花選為香港市花。

                 

                紫荊花街頭盛開

                 

                  南國瑰寶
                  羊蹄甲屬已知約300種。在景觀、飼料、食物、醫療用途上,越來越體現它的不菲價值。
                  卓越風姿的紫荊花,超大花量,爆表顏值,時常呢喃國人夢魘。
                  由於紫荊花豐富的活性成分,民間常常用它來改善青貯飼料的發酵。
                  紫荊花,涼拌、熱炒、燉湯、泡茶,佐食……南國人的愛。紫荊花樹還是優良的薪炭材,吸收固定的太陽能值高。
                  在長江以南及印度,常用以治療黃疸;是巴西傳統治療心血管疾病的草藥;治療糖尿病的埃及療法物少不了它。
                  紫荊花種子含有大量的亞油酸,對預防和治療心臟病有重要作用;紫荊花粉對外科手術誘發的大鼠腦梗死有保護作用,紫荊花提取物對登革熱有抗性……新研發、新發現,不斷湧現。
                  紫荊素、凝集素、類黃酮苷……以及與銀、金、鎂納米粒子的復合,表現出抗癌、抗微生物、抗氧化劑和催化活性。

                 

                紫荊花花蕊

                 

                  鄉愁郁郁
                  紫荊花,花色爛漫,花期悠長,深受人們的喜愛,廣泛栽種於道路、廣場、工礦、學校和山間田邊,用來美化大地、裝點家園。
                  “花開得一樹,空中紫浪翻湧,搖曳的樹枝和花瓣,舞動人生,舞動青春,舞動了一季的如春的冬天。那一地的紫紅,雖有些許惆悵,可那一地的盛景,終是淡去了惋惜,在紅塵裏,還是美不勝收,又何須嘆息生命易逝,人生如夢,滄海桑田,千山暮雪,這原本就是生命的本源。花開花又落,風吹花瓣飛,紫荊樹上,是那濃情別離,終將離去,縱然有許多不舍,也化作了深情的守護,以另一種深情守護來生的約定,你在,我在這裏,你不在,我在這裏。”關於紫荊花的一篇散文承載了人們對於故土親情的寄托。唐朝詩人韋應物說“還如故園樹,忽憶故園人。”指的便是此時正在南國維多利亞海港盛放的紫荊花。

                 

                廣西柳州紫荊花全城綻放

                 

                  其爛紅滿溢、飽艷如醉的樣子,粉白迷蒙、煙水如惘的神態,連倡導“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的閑適詩人白居易,也曾吟唱道“東郊踏青草,南國攀紫荊”,些許絲絲鄉愁,湧註心頭。
                  “小小紫荊花,花兒年年發,不怕狂風吹,不怕暴雨打。根在神州大地上,葉兒招手牽掛家。點點丹心情不改,媽媽是中華。”這是牙牙學語的我當年吟唱的曲。
                  紫荊花金銅像,矗立南海邊,圓柱方底,九州方圓;長城擁抱,血脈相連。
                  海風陣陣,區旗獵獵,舍我其誰?地球村14億炎黃子孫的牽掛,無論朝戾、貧富。(胡亞平 郭起榮)

                  作者簡介
                  胡亞平 南京林業大學博士研究生。
                  郭起榮 南京林業大學教授,主要從事林木種質資源的教學與研究工作。